當前位置:探秘志 > 奇聞異事 > 正文

12歲男童慘遭父母毆打、捆綁,家中被折磨致死,夫妻二人均獲刑

古語有云,父母之愛子,則為之計深遠。然而人性難測,有人對兒女之緣求而不得,便有人視其為累贅。

十月懷胎,一朝分娩,愛情結晶為何被父母視作出氣包,受氣桶?又是如何被打得渾身上下沒有一處好肉,在最好的年華被虐待致死?

今天的案子,讓我們走進這起慘絕人寰的虐童案,探究其中的法律問題。

12歲小孩被虐致死,爺爺痛心疾首
2020年7月26日清晨,江西省上饒市余干縣在晨間的清爽中陸陸續續開始一天的社會工作。

八點左右,瑞洪派出所門口出現了一對步伐沉重的男女。兩人三十出頭,衣著光鮮,然而年輕的臉上滿是慌張。在派出所門口徘徊幾許,兩人還是走了進去。

這就是張國輝張小美夫婦。面對警察的詢問,兩人面面相覷,眼神閃爍。終于,幾分鐘之后,張國輝咬咬牙對警察說道:“我兒子死了。”

“孩子多大了?現在在哪里?”“12歲,在家里。”“怎么死的?”聽到這個問題,兩人沉默了,許久才低聲說:“我們也不知道,就突然死了......”

接待的民警驚詫之余也滿是疑惑,從警多年不是沒有見過失去孩子的父母報案,大多悲痛欲絕,鮮少看到報案人如此慌張而不見心痛與悲傷的。

民警隨著兩人的指引匆匆趕往張國輝夫婦的家,走到門口就看到許多聞訊而來的鄉親圍在門口,見民警趕來,趕緊讓開了一條路。

民警走進去時,還聽到不少竊竊私語。“真是可憐。”“他們還敢報案,真以為警察看不出來?”

無暇細聽流言,民警大步走進里屋,進門就看到幾個成年人圍著一個滿臉悲痛的老人說著什么,而死去的孩子,就躺在一旁臨時搭建的小床上。

孩子就是張國輝張小美的親生孩子張康康,12歲的他本該活潑好動,現在卻死氣沉沉地被安置在簡易床上,滿身僵硬,臉色青白。

光是看一眼,就止不住觸目驚心。張康康失去血色的皮膚上遍布傷痕,幾乎找不到一塊好肉。

舊的傷痕已然褪去傷疤留下道道白痕,新的傷口皮肉外翻,尚且沒有開始愈合,而手腕上更是有著繩子捆綁過,已經變成深褐色的勒痕,痕痕入肉。

民警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這叫不知道為什么死亡?這分明是肉眼可見的虐待致死!一個12歲的孩子,和誰有著深仇大恨,被凌虐成如此慘狀?!

看著民警滿是懷疑的憤怒眼光,一旁傷心欲絕的老人張永健說話了:“是他們,他們打死了康康。”說著,干枯的手指顫巍巍地指向了報警人,張國輝夫婦。

兩人低著頭沒有辯駁,隨后,張國輝夫婦被帶走。留下了古稀老人張永健老淚縱橫:“我的康康啊,他們怎么這么歹毒,那是親生兒子啊。”

隔代尚且如此親,親生父母為何如此狠心?
張永健老人是張國輝的父親,孩子張康康的爺爺。從張康康出生便是爺爺奶奶在帶,說是帶,實際算是撫養,因為張國輝夫婦沒有盡過一點責任。

張國輝張小美夫婦時年三十出頭,兩人在當地也算小有名氣。早年的時候,張國輝一窮二白,張小美嫁給張國輝后,十分不滿這樣窮苦的生活,一度拒絕生孩子。

張國輝對妻子十分疼愛,再加上自己也還年輕,對于張小美不生孩子的說法深以為然。

事與愿違,不想生孩子的張小美還是意外懷孕。知道懷孕后,張小美的第一反應便是要去將孩子打掉,張永健聽說了,趕緊來勸。


“趁著年輕,把孩子生了,我還能幫你們帶帶。”張國輝覺得父親的話有道理,便一起勸張小美生下孩子,張小美猶豫著,還是答應下來。

懷胎十月,公婆對張小美無微不至地照顧著,但是張小美還是不滿意,孕期的不適讓她很后悔自己留下孩子的決定,對肚中的孩子也充滿怨忿。

好不容易熬到孩子出生,張小美沒有任何初為人母的喜悅,只覺得卸下重擔,沒有再多對孩子看一眼。張國輝給孩子取名張康康后,也鮮少上心。

等待身體復原,張小美便毫無留戀地把孩子扔給張永健夫婦倆帶著,自己和張國輝輕裝出門打工。

張永健看著襁褓中可愛的張康康,歡喜不已,和妻子一起細心照顧著孩子。雖然年事已高,帶孩子的辛苦常常讓他們身心疲憊,他們也不曾有過抱怨。

可張康康一天天長大,從牙牙學語到蹣跚學步,在外打工的張國輝夫婦很少關心,更別說主動支付孩子的日常費用。

奶粉尿布,衣服鞋襪,哪一個不要錢,這讓單一以務農為生的張永健壓力巨大。本就生活清貧的他,帶孫子后田里也無暇整理,收入接近于無。

于是某一次,張永健還是猶豫著開口問兒子要錢:“康康最近長高了,要買衣服,你看,能不能打點錢回來?”

張永健說的委婉,張國輝卻積極不耐煩,甩下一句:“錢錢錢,我在外面累死累活,我還沒見到錢呢!”說完就掛斷了電話。

聽他這么說,張永健有苦難言,孫子長這么大,這是第一次問他要錢,就換來拒絕。好在幾天后,張國輝還是打了兩百塊錢回來。

兩百塊能做什么,張永健只覺得這錢拿著燙手?伤是轉身抱著張康康哄著:“康康爸爸打錢給康康買衣服了,我們康康要好好長大,以后孝順爸爸媽媽。”

年幼的康康咯咯地笑著,看不懂爺爺的無奈,也聽不見爺爺的嘆息。加上這兩百塊,從孩提時代到十歲,張國輝夫婦僅僅朝家里打了一千塊錢而已。

他們不是沒有錢,他們只是不愿意為張康康花錢罷了。幾年務工,他們賺的盆滿缽滿。

等到張康康十歲的時候,他們在當地有了兩處房產,還做著幾十萬的投資,生活不說富裕也算小康。

也是這個時候,他們終于將康康從爺爺家接了回來。并不是主動去接,而是張永健實在年邁,無法再承擔起照顧康康的重任。

康康走的時候,張永健不舍得囑咐他:“康康要聽爸爸媽媽的話,不要調皮。”康康乖巧應下,他本就是聰明懂事的好孩子,自然聽話。

本以為要走向父母疼愛的生活了,誰都沒有想到張康康這一去,竟是走進了地獄一般的痛苦生活。

張國輝張小美夫婦習慣了自由自在的生活,突然回來的張康康讓他們短暫的手足無措之后便是厭惡與煩躁。

十年分別,他們本就與張康康沒有共同生活的感情基礎,加上張小美對照顧孩子總是心生厭煩,更不會花時間去與孩子建立感情。

所以從張康康回來的那一天,家里就壓抑著怒火。張康康但凡有一點讓他們不順心,輕則訓斥,重則打罵,打罵時候往往手邊有什么用什么,下手很重。


加上張小美日常愛打牌,牌桌上輸贏不定,回家后情緒便宣泄在張康康身上,年幼的張康康一開始還會辯解幾句,被打得厲害了,便只會哭著求饒。

然而這樣的乖巧并未換來兩人的憐憫,發現孩子的弱勢后,對他的鞭打訓斥更是變本加厲,導致張康康一身傷痕從未愈合過。

除卻長時間身體上的凌虐與毆打,他們對康康日常的必需也視而不見,正在長身體的康康連一日三餐都很少吃飽,導致十二歲的他到死都還像八九歲的身高。

張國輝夫婦的狠毒讓周圍鄰居驚恐不已,當地村干部和鄉鄰對他們規勸無效后,只能抱著對孩子的同情偷偷接濟康康。

可惜只換來夫婦倆的變本加厲,他們看不見康康的乖巧,看不見康康優秀的成績,身為父母,卻將康康視作出氣筒,導致康康最終殘忍地喪生于他們之手。

自己的親子,在他們眼里成了累贅與負擔
警局里,兩人對自己的所作所為全然不認。無論怎么詢問,他們一口咬定是孩子犯了錯,他們略施懲罰,哪知孩子就死了,堅決否認虐待孩子。

張永健聽說了兩人的無恥說辭,氣得連連咳嗽,罵他們信口雌黃。“就是他們虐待康康,康康才跑回我這里來。”

“本想著虎毒不食子,我把康康勸了回去?悼嫡f回去會被打死,我還不信,沒想到啊......”說著,張永健泣不成聲,“沒想到啊,這是我們祖孫最后一面......”

提起自己的兒子兒媳,張永健越想越氣:“他們就是畜生,自己的孩子都不愛,打死的打死,賣的賣,不是人!”

憤怒之下,張永健說出了一個深埋于心的秘密?悼凳潜环驄D倆打死的親生孩子,事實上,兩人還有過一個孩子,一出生就被賣掉了。

事情發生在2012年,不喜歡孩子的張小美又生下一個孩子,兩人同樣不喜歡。準備給張永健帶,當時張永健扶養著張康康,無力承擔。

兩人見老人拒絕,轉頭就聯系了“中介”,將孩子賣給了浙江一戶農家。孩子賣了四萬塊,夫婦倆拿了八千,余下的錢都給了“中介”。

張永健知道后心急如焚,拼拼湊湊拿了三萬塊讓他們把孩子帶回來,最終也沒有成功,因為等他們帶著錢上門的時候,“中介”否認了賣孩子的事實。

當他們被“中介”強硬拒絕,還險些挨打時,這才明白這哪里是中介,這是人販子啊。

張永健當即氣病了,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一輩子沒做過壞事,怎么會生出這種惡毒的兒子,連親生孩子都不放過。

可他也沒想過告發張國輝夫婦,這個樸實的老人看著康康的稚嫩小臉,忍下了這個秘密,只為給康康一個完整的家。

哪曾想幾年后,最愛的孫子命喪黃泉,還是被自己的兒子兒媳親手結束了生命。張永健悔不當初,可康康再也醒不過來了。

2021年1月28日,余干縣人民法院對這起震驚全國的虐待親子的案件進行了判決。最后,以虐待罪分別判處張小美、張國輝有期徒刑六年與二年六個月。

以案釋法
張國輝張小美兩人的量刑依據是什么?

刑法第二百六十條虐待罪,是指對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員以打罵、捆綁、凍餓、限制自由、凌辱人格、不給治病或者強迫作過度勞動等方法,從肉體上和精神上進行摧殘迫害,情節惡劣的行為。

在我國刑法中,第二百六十條規定,虐待家庭成員,致被害人重傷、死亡的,處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
本案中,張國輝張小美夫婦對待自己親生孩子張康康長久以來非打即罵,以多種方式使得張康康處于單方面凌虐的位置。

這些犯罪行為從鄰居親戚的口述里清晰得知,從張康康遺體上遍布的新傷舊傷更能確認。

兩人不聽勸告,缺少為人父母的慈愛與責任,肉體和精神上摧殘張康康,導致孩子重傷死亡,犯罪時間長久,過程清晰,手段殘忍,被判為虐待罪毫無疑義。

根據刑法規定,虐待的動機包括精神性懲罰,也包括一定的體罰,而不應該以傷害他人身體為目的。

如果在虐待過程中,行為人超過了虐待的限度,明顯有傷害或者殺害的故意,包括放任被害人輕傷、重傷,或者死亡,結果致使被虐待人受傷、死亡的,應以故意傷害罪、故意殺人罪論。

張康康的重傷死亡蓋棺論定,然而對于張國輝張小美夫婦對其實施虐待時,主觀上是否存在故意致其死亡的目的尚且存疑。

二人自辯時堅程不是故意傷人,更不存在故意殺人,作案動機與犯罪目的不明確,便無法判其故意傷人罪。

同樣是致死,虐待罪與故意傷害罪量刑區別巨大。由于動機的不明確,最終只能以虐待罪分別判處二人兩年六個月和六年。

結語
虎毒尚且不食子,難以想象為人父母如何會如此狠心對待自己的孩子。他們接受法律制裁理所應當,唯一遺憾的正義姍姍來遲,終究無法挽救回張康康年幼的生命。

分享至:

奇聞異事相關

郵箱不能為空
留下您的寶貴意見
666网站亚洲日本|不卡国产一级毛片无码视频|无码内射日韩无套|女人一级一级自慰一级毛片